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大遼契丹人發明“中國白酒”
2020-05-20 16:24:09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張松   

關于遼酒,目前僅知1974年于法庫葉茂臺七號遼墓發現過一壇尚未全部揮發的遼代存酒,當時主持發掘的馮永謙嘗過兩口,馮永謙今年85歲,在這過去的45年間,此事被媒體反復報道。不過,這壇酒到底是發酵酒(米酒)還是蒸餾酒(白酒)?遼代制酒器、制酒工藝是怎樣的?這些問題均未解決,目前能詳實回答上述遼代酒疑者,是吉林省大安市大安釀酒總廠董事長孔令海。

遼代釀酒器具現身大安釀酒總廠

2006年6月,吉林大安釀酒總廠進行老廠房改造,在地基下挖出兩口大鐵鍋、兩口小鐵鍋、一件鐵承接器、一口大缸及300余塊古磚。這些物件經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馮恩學教授調研得出結論:物件的年代屬遼金時期,是用來燒制白酒的器具。

2012年,為了進一步驗證這一重要考古發現,馮恩學教授將部分出土物件標本在北京大學進行“碳14”、“花粉孢子”等鑒定,確認在大安發現的釀酒遺址為遼代遺址。“這套釀酒器具的發現,不僅僅是在中國,在全世界都是僅有的一份!”馮恩學認為。2014年7月24日,由中國酒業協會聯合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等相關協會以及國內白酒專家、考古專家、遼史研究專家等組成專家組,對大安釀酒總廠的出土文物、復制的遼代白酒蒸餾器出酒模擬實驗及遼代白酒蒸餾技術項目進行了專題研討,與會專家通過實地的勘察、調研、討論,認可復制遼代白酒蒸餾器出酒模擬實驗的行業價值和成果。

從發酵酒到蒸餾酒,是淵源流長的釀酒工藝的一次革命性躍變!

此前,因在河北承德金代墓葬里發現過完整的蒸餾器,中國的蒸餾酒歷史被學界認定為從金代開啟。近些年,因從吉林省大安市遼代遺址中發現了整套用于生產蒸餾酒的鐵鍋、承接器等釀酒器具,中國的蒸餾酒歷史便自動提至遼代,這是遼史研究的一個重大發現,也直接證明了北宋歐陽修出使遼國“斫冰燒酒”的記載不僅是準確的,也是目前所知的關于中國蒸餾酒起源的最早文字記錄。

吉林考古所專家修補“遼代酒鍋”

在大安發現的這批遼代釀酒器具,目前藏于孔令海個人的“白酒文化博物館”??琢詈蕚湓?020年開春后,對這座以遼代春捺缽文化為核心主題的白酒博物館進行升級改造。與此同時,吉林省考古所特派北大畢業的文物修補專家張玉春來大安酒廠工作三個月,修補于此出土的已然殘破的釀酒鐵鍋。

如果說青銅器、金銀器、書畫等“高大上文物”之修補,尚能令人提起些許興趣的話,那么,幾口存量不少、又破又銹的遼代鐵鍋,何須耗費三個月的時間精修細補?為什么修?修什么?因為這幾口鐵鍋涉及到一個重要史實的定論問題:中國的蒸餾酒(白酒),早在遼代即已產生,比目前的記載時間提前了不下200年!

這不是普通的修補,要進行大量夜以繼日的科學檢測與分類研究,要制定出一整套縝密詳細的“治療”方案,去除其中的“有害銹”,將其變為“無害銹”……所有的工作均無前例可尋,只能靠現實中的一天天積累,一點點摸索,若無相當的定力,換作普通人,別說三個月,三個小時都待不住。

在張玉春修補酒鍋的筆記里,其中一頁題為“病因圖標總覽”,畫著各種非專業人士看不懂的特殊符號,并標注界面粉銹、空鼓、缺失、浮土、黃褐堆積等文字。

在普通人看來,這幾口鐵鍋不過是一堆廢鐵,但在張玉春眼中,它們卻是“有生命的”,時隔千年,它們仍在“動”,仍在傳遞著豐富密集的光陰信息,若能與之交流,你所看到的“時空”或迥異于現實中的尋常萬物。

歐陽修詩文回現遼代濃郁酒風

圍繞著“遼代白酒”光陰密碼的陸續破譯,北宋歐陽修出使遼國的所見所感、所記所錄,便成為一條極為重要的文獻證據了。何謂“斫冰燒酒赤,凍膾縷霜紅”?

據宋·歐陽修《歐陽修集》附錄——《歐陽修年譜》記載:“歐陽修八月辛丑,假右諫議大夫充賀契丹國母生辰使,將持送仁宗御容,會虜主殂。癸丑,改充賀登位國信使。”歐陽修出使遼國的時間是宋至和二年、遼道宗清寧元年(公元1055年),他在該年十二月丙申,覲見了遼道宗耶律洪基,“次年(1056年)二月甲辰,使還。”

在歸來途中,歐陽修寫了《奉使契丹道中五言長韻》,此詩見于宋·韓琦撰《安陽集》卷十九,其中,最有價值的一句是:“斫冰燒酒赤,凍膾縷霜紅。”據吉林省長白山文化研究會會長、吉林省文史館館員張福有考證,所謂“斫冰”,指用斧、鋸等工具鑿冰,用于燒酒時的降溫、冷卻。赤,有解釋為喝赤紅色的鹿茸燒酒,未必如是,或為斫冰燒酒時,灶中的柴火是紅的;所謂“凍膾”,有的版本作:“凍鲙”,指冬季或開春剛從冰窟窿中撈出的魚,魚剛打出來時,也是紅的,堆在白雪白冰上,反差強烈。

此詩的形象描述,無疑是遼代春捺缽場景的生動再現,遼代春捺缽中“斫冰燒酒”“鉤魚設宴”的濃郁習俗,在大安地區迄今猶存。在大安,每年冬春之季,于嫩江取冰、捕魚,用“遼法釀酒”已成定例,是一種十分寶貴的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

葉茂臺古墓遼酒乃遼代燒酒

1974年4月,在法庫葉茂臺發掘遼墓時,主持工作的馮永謙曾嘗了兩口于古墓出土的千年遼酒。據馮永謙回憶,當時自己初品“沒味”,咂吧咂吧嘴,感覺“有些土腥味”。這瓶沒有得出結論的液體很快密封著被送到了沈陽進行化驗,后來化驗結果出來了,在報告單上書寫的各種化學元素中,其中清楚地標明液體中含有微量的乙醇,這個結論證明,壺中的液體就是酒。

馮永謙說:“在法庫遼墓中出土的千年古酒,是遼代考古史上的第一次,也是我國考古史上一次非常重要的發現。”顯然,這是中國燒酒釀造史上的一次突破性發現,但關于此酒的身份屬性,業界至今眾說紛紜,這到底是什么酒呢?

酒業專家認為,在密閉的情況下,此酒肯定不是甜酒,不是用糧食浸泡釀造出來的那種稱為“米酒”的酒類,也不是果酒、葡萄酒之類的酒。中國科學院研究員王德恒表示,欲辨別此酒的屬性,首先要分析墓主人的真實身份,此墓雖沒有墓志銘出土,但最起碼是公主墓。該遼墓保存得非常好,可用“豪華”二字來形容。該墓室中置放了大量珍貴文物,有瓷器、金銀器等,特別是這位死時約60歲上下的遼代婦女,穿戴十分華麗,身穿10件尊貴的衣服,頭戴著冠幘(zé,古代的一種頭巾),腳上的靴子是緙絲軟靴,特別是蓋著的被子(緙金龍紋尸衾),實乃十多年來國內考古發現之僅見。專家估值,單單老婦人全身的穿戴,估計就不下20億元,甚至更多!以此類推,這位遼代貴婦墓中所存之酒一定是好酒,珍貴的酒,而在當時,最珍貴的酒就是“燒酒”。

“千年之后還能品出來土腥味,只能是窖泥的土,這只存在于蒸餾酒里,就是日常所說的白酒,或曰燒酒。”中科院研究員王德恒判斷說。

2019年11月下旬,當年嘗過葉茂臺古墓遼酒的馮永謙先生親赴吉林大安考察遼代春捺缽遺址,得出如下結論:吉林大安是當年遼代春捺缽的重地、要地,中國蒸餾酒(白酒)的誕生時間定于遼代,這是有考古依據的,是經得起時間檢驗的。

編輯:施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火紅歲月里的“古井酒”
下一篇:最后一頁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股票价格指数计算方 和讯模拟炒股大赛 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黑龙江6+1预测 股票买卖规则时间限制 福建快三推荐号 河南有体彩11选5吗 2020年最有潜力的股票 北京快3手机版下载 在线教育类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