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房”納金酒譽五洲
2020-09-08 19:23:44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王海   

“坐飛機,送房子”!接到好友的“神秘”電話,我感到不可思議:坐什么樣的飛機才能送房子?我在網上一搜索,前十條信息都是指向荷蘭皇家航空公司(英語簡寫:KLM)。哦,這其中還蘊含著有趣的故事呢!

原來是“瓷房子”

荷蘭皇家航空公司位于荷蘭最大城市阿姆斯特丹,從1952年開始,對所有乘坐商務艙的乘客,贈送一個漂亮的荷蘭小“瓷房子”。1994年之前,“瓷房子”的制作是隨機的、沒有規律和計劃的,有時一個接一個地推出新款,有時又一連幾年完全沒有新款。

1994年,為了紀念荷航成立75周年,荷航專門推出了15個新款小屋,使“瓷房子”的總數從此增至與荷航的“年齡”75一樣多。自此后,每年10月7日荷航公司成立紀念日,KLM都會發布一款新的瓷房子,作為對公司歷史的紀念。

這些“瓷房子”造型精致而獨特,有不同編號,融入了非常多的荷蘭文化和歷史元素。它們采用源自17世紀荷蘭瓷器重鎮代爾夫特Delft的藍陶工藝制作。歷史上,許多荷蘭乃至歐洲富戶,都以擁有代爾夫特藍陶制品為榮??紤]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的酒精限制,荷航對到中東地區航班商務艙的贈品是煙灰缸版的“瓷房子”。

考慮裝酒,每個“瓷房子”瓶口裝有蠟封的軟木塞。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波士公司(Bols)接替荷蘭釀酒廠Rynbende and Henkes,開始為荷航提供正宗的荷蘭國酒金酒(Gin),這也是為什么每個小房子的背后都蓋上了荷航KLM和波士Bols印章的原因。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酒廠品牌,波士(Bols)公司同樣是荷蘭的驕傲,Bols已經成為了荷蘭金酒的代名詞。

如今,這些瓷房子被旅行者們親昵地稱作“荷航袖珍屋”KLM Miniature Houses,成為了全球愛好者競相收藏的熱門藏品。

房子中的酒故事

金酒,又叫杜松子酒(Genevier),有“雞尾酒心臟”之美譽,源自一種以杜松子酒(Genevier)為治療疾病的藥物。皮耶特·雅各布斯·博爾斯(Pieter Jacobsz Bulsius)在原本的藥酒配方里加入了一些糖,制造出口味更甜、更容易被接受的金酒。經過改良的杜松子酒充分發揮了“香氣”這一優勢,經過蒸餾后,香味融入酒液中,聞來異香撲鼻,甚至品酒時亦能嘗出香味。

此后,皮耶特·雅各布斯·博爾斯于1575年在阿姆斯特丹創立了世界上最古老的金酒釀酒廠——波士(Bols)公司。一直到今日,該廠仍然是荷蘭金酒的主要生產商。

1652年,博爾斯的兒子盧卡斯·彼得·博斯(Luycas Pietersz Bultius)正式成立盧卡斯·博斯酒廠,將家族的姓簡寫為和荷蘭姓更相近的波士(Bols),現代的波士(Bols)品牌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此時正是荷蘭的黃金時期,國際商貿飛速地發展。荷蘭議會授予東印度公司(VOC)在亞洲執行國家的殖民地活動的特權,東印度公司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的國際公司,也是首家發行股票的國際公司。盧卡斯·博斯很快成為東印度公司的主要持股人,作為回報,并將自家酒類產品銷售給東印度公司旗下水手們飲用。此外,金酒迅速成為東印度公司的貿易商品,成為波士(Bols)公司最大的客戶,從而使自己的品牌傳遍世界各地,在今天的100多個國家里都有人在喝波士(Bols)金酒。而東印度公司貿易往來的異國藥材、花卉和香辛料等草本原料,順理成章轉售給波士(Bols)酒廠作為金酒的調味,使金酒從一種單一的杜松子酊劑發展為擁有無數香料和異國風情的烈酒。

阿姆斯特丹經歷了輝煌以及世界大戰的洗禮,從一定程度上講,她的歷史也是荷蘭歷史的一個縮影,見證了荷蘭甚至整個歐洲的興衰變遷。荷蘭皇家航空公司通過一棟棟阿姆斯特丹如此可愛的“瓷房子”小酒,去欣賞阿姆斯特丹地域文化及品嘗荷蘭國酒,讓許多人找回了歷史的記憶,不能不說是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估計這也是KLM當初選擇“瓷房子”的初衷。

收藏“荷航袖珍屋”已成風尚
 

到了今天,收藏這些“荷航袖珍屋”已經成為了一種風尚,甚至許多荷蘭的王室成員也都在收藏荷航房子,比如當今荷蘭威廉·亞歷山大國王和他的姑丈Pieter van Vollenhoven教授。荷蘭著名文學家馬爾克斯有一次接到KLM邀約,請他為機上雜志撰稿。他提出的條件是KLM贈送他沒有收藏到的瓷房子,作為報酬。KLM當即拒絕,理由是按規定瓷房子只能在洲際航班商務艙上發放,以這種方式贈予不合規矩??梢娨爰R它們難度很大。而克里斯蒂娜公主憑借豐富的飛行次數,幫她集齊了全套的“瓷房子”,她在紐約的蘇富比拍賣行,將收藏的陶瓷房子以高價賣出。

目前,筆者通過各種渠道已收藏85個,所花費的金錢與精力可想而知,但是用當今最流行的話說:“累”并快樂者,作為一位酒文化愛好者,作為建筑工作者來說,把“瓷房子”收齊,對我來說責無旁貸。

(作者系酒文化研究學者、高級工程師、中外酒器文化協會副主席、江蘇省酒器文化收藏聯誼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九州華棠酒器文化博物館執行館長)

編輯:趙果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品歷史喝老酒,重溫記憶中的那縷酒香
下一篇:濃烈愛心酒,最美抗疫瓶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彩票平台下载 新宝股份股票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交流群pk10技巧高手赚钱方法如下 时时彩软件哪个好 福建11选5乐选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30期 浙江省6 1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求一个赌博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