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人物 > 正文

朱偉:勾兌讓很多酒企失去個性
2020-04-14 17:22:51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張瑜宸   

2020年2月14日,剛上任貴州醇酒業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的朱偉發布了《致白酒行業的一封公開信》。

這封史無前例的酒業“情書”,讓貴州醇和朱偉迅速成為各大媒體聚焦的“頭條”。隨后,朱偉陸陸續續地記錄下他對酒業、對貴州醇發展的理念和看法。

直到最近,他的《六評“年份酒”之七大亂象》引來了資深酒水營銷專家林楓的隔屏爭論。一時間,關于“年份酒”是不是偽命題,它的行業亂象、營銷動能等引發了行業大討論。

4月7日,《華夏酒報》記者獨家采訪了朱偉,就相關問題做出回應。

有自信和底氣推“真年份酒”
 

《華夏酒報》:4月起,貴州醇正式發布三款真年份酒,分別為6年、12年和21年。請問是基于什么考量,推出這三款年份酒的?

朱偉:首先,消費者對年份酒有強大的需求。做出這種判斷的理由:一是絕大部分廠家都有年份酒概念的產品,說明市場需求大;二是過去幾年瓶儲老酒逐漸流行,說明消費者需要年份酒。其次,年份酒的口感確實優于新酒。再次,年份酒較之新酒更為健康。第四,國際其他烈性酒品類大多都有年份酒的文化傳統。最后,貴州醇有較多數量的陳年老酒,具備開發“真年份”酒的現實條件。

《華夏酒報》:前不久,您用6年份的酒和其他全國知名高端白酒做消費者盲品對比,是否方便透露盲評結果?您是如何評價這個結果的?

朱偉:此次盲品的目的是檢驗貴州醇年份酒的內在品質是否經得起消費者的口感品評,而選擇全國知名高端白酒作為對比的標桿,一方面是我們希望站在行業最高端來檢驗貴州醇的產品品質,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自信和底氣。結果暫時還不便透露,我們會在合適的時機正式發布。

希望能夠推動行業標準盡快確立
 

《華夏酒報》:2019年4月,中國酒業協會發布《白酒年份酒團體標準》。在新的年份酒標準中,所標注年份并非是基酒的最老年份,而是加權平均酒齡。按規定,主體基酒要占到酒的80%以上,另外20%可以不標注,主要是考慮到不同香型白酒的釀造基本原理和自主技術的保密?;谶@一標準,有沒有必要做100%年份酒?

此外,您在《六評“年份酒”之七大亂象》里,提到了國外烈酒對年份的定義是有法律效力的。目前,我國只有團體標準,未來是否考慮聯合其他年份酒生產企業將這一團體標準升級為行業標準乃至于國家標準,以此推動年份酒的健康發展?

朱偉:關于年份酒的文化其實可以百舸爭流、群芳競放,中國酒業協會的標準很好,符合白酒實際,符合行業現狀。但是,我們打算做得更極致一點,這也沒什么不好,就像威士忌文化當中有“桶強”的概念,給消費者提供某一桶原汁原味的高度威士忌原酒,不經勾調,不經降度處理,直接飲用。我們白酒行業在產品開發上也需要多一些創新和突破。

至于年份酒的行業標準和國家標準,我認為是必須要有也肯定會有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促進行業的規范發展。不論是波爾多葡萄酒還是蘇格蘭威士忌,之所以能夠在全世界發展,很大程度上是地區標準做得比較好,促進了該地區酒體質量的持續提升,也為地區品牌提供了強背書。貴州醇希望能夠推動行業標準盡快確立。

1.2萬千升/年的產能強力支撐年份酒生產
 

《華夏酒報》:據統計,貴州醇有2400個固態發酵窖池及48個液態發酵池,基酒年產能力達到12000千升。而灌裝生產線有5條,成品酒年生產能力約13300千升。但從2012年至今,企業的最高年產量只有2700千升,最低年產量僅500千升。

請允許我們從消費者的角度提出質疑:目前,酒廠現有的原酒儲存量有多少?按市場規劃,每年將投放多少,又可以持續多少年?如果原酒不夠,如何滿足消費者日益增長的市場需求?是否會提高基酒的生產能力并擴建生產線?

朱偉:貴州醇現有產能和原酒儲備足夠支撐我們的發展戰略。在公開的文章里我說過,貴州醇未來走的不是茅臺、五糧液這樣單一品牌的道路,而是帝亞吉歐模式,即通過資本并購形成一個眾多酒企和品牌組合而成的酒業集團。

在這樣的酒業集團中,作為母公司,貴州醇單一品牌的年度銷售額最終將控制在40億元左右(達到這一目標可能需要六七年時間)。以目前的產品定價,40億元所對應的每年市場供應量為3000多千升,以貴州醇現有的庫存和產能足夠支撐。當然,我們的釀酒產能需要全部恢復。

培養消費者對“零勾兌”的認知
 

《華夏酒報》:林楓老師與您隔屏互動,提出了“年份酒”發展的7大攔路虎,其核心內容都和消費者有關。在貴州醇的市場推廣、渠道建設等方面,要把消費者擺在什么位置?計劃采取哪些具體措施來培養忠誠的品牌消費者?

朱偉:貴州醇未來的營銷工作,將把絕大部分資源都用在消費者身上,會把白酒知識、白酒文化、年份酒、貴州醇工藝產品特色等向消費者做好傳播,并以此培養消費者對“年份酒”的認同和熱愛,培養消費者對貴州醇年份酒的認同和熱愛。

《華夏酒報》:目前,咱們的“真年份”以“零添加、零勾兌”為產品特色,從專業技術角度來看,勾兌調味是白酒生產中很重要的一個步驟,所有成品酒必須經過勾兌這個環節,“零勾兌”本身是一個“偽命題”。咱們的“真年份”酒提出“零勾兌”是否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

朱偉:“一花獨放不是春”,白酒行業需要多一些創新甚至爭鳴。勾兌酒有勾兌酒的特色,不勾兌酒有不勾兌酒的特色。以我自己的品酒經驗來看,因為勾兌工藝的存在,很多酒企已經失去了原有的獨特個性,失去了自己的風格,這樣的變化對于行業未必就好。就像化妝術的發明,固然美化了社會生活,但也因此導致美女們千人一面,在這種背景下,我們強調保持“素顏”本色,這也是一種審美觀,也是一種價值取向。

而且,回顧白酒歷史,近千年以來,也鮮有關于白酒勾兌方面的文獻資料,說明白酒勾兌可能只是最近幾十年的歷史,其實不必過于引為全行業的教條。

另外,從貴州醇未經勾兌的單一年份酒口感來看,我們有足夠的底氣和自信把它原汁原味地提供給消費者品嘗,也許不是所有人都喜歡,但相信肯定會有一部分人喜歡。

我們算是給消費者提供了一種新的選擇吧,剩下的事情交給市場去檢驗,交給時間去檢驗。

編輯:趙果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侯孝海:加快布局,決戰高端市場
下一篇:最后一頁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甘肃高频11选五一定牛 精准平码特肖三中三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豌豆财富 管家婆精准三肖期期中 群英会20选5计算技巧 杠杆炒股平台 海南飞鱼玩法规则 体育彩票玩法规则 新疆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