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產業 > 葡萄酒 > 正文

河西走廊,中國葡萄與葡萄酒的故鄉
2020-01-03 11:20:13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盧柯   

葡萄,我國古代曾叫“蒲陶”、“蒲萄”、“蒲桃”,“葡桃”等,葡萄酒則相應地叫做“蒲陶酒”。最早于《詩·周南·蓼木》及《詩·王風·葛藟》中記載的葛藟指的就是葡萄,但都是野葡萄,廣泛分布在我國東北、北部等地區。然而今天我們所接觸的葡萄和葡萄酒大都屬于歐亞種屬,早在西漢時期,從西域引入后,經新疆到達甘肅河西走廊,再至陜西西安,其后傳至華北、東北及其他地區。幾千年的河西走廊上,一直飄蕩著葡萄酒的芬芳,書寫著葡萄酒的傳奇,揮灑著葡萄酒的色彩。

我國的主要栽培葡萄——歐亞種葡萄(全世界廣為種植的葡萄種)始于漢武帝建元年間。據《太平御覽》記載,漢武帝時期,“離宮別觀旁盡種蒲桃”,可見葡萄的種植和葡萄酒的釀造都達到了一定的規模?!妒酚?middot;大宛列傳》中也有記載:“宛左右以蒲桃為酒,富人藏酒至萬余石,久者數十年不敗”。“漢使(指張騫)取其實來,于是天子始種苜蓿、蒲桃”。在引種葡萄的同時,人們還開始釀制葡萄酒,根據目前甘肅河西走廊、吐魯番、古樓蘭、尼雅附近出土的一些文物來看,距今2000年前,甘肅地域的人們就開始用木制的破碎擠壓器,將葡萄壓碎,放進陶器中進行自然發酵,然后用腔泥封口,埋于地窖中,數月后,取其清汁,便可飲用,這是我國葡萄酒釀造業的開始。

具有天資文藻的魏文帝曹丕在《詔群醫》中寫道: “三世長者知被服,五世長者知飲食。此言被服飲食,非長者不別也。……中國珍果甚多,且復為說蒲萄。當其朱夏涉秋,尚有余暑,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長汁多,除煩解渴。又釀以為酒,甘于鞠蘗,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況親食之邪。他方之果,寧有匹之者”。由此開啟了中國葡萄酒文化盛行的新時代,多少文人騷客競相贊美,葡萄與葡萄酒成了寄托情感的忠實載體。據《后漢書》、《三國志》等史書記載,“東漢末,孟佗傾其家產賄賂大宦官張讓,以一斛葡萄酒謀得涼州刺史之職。”漢朝一斛約等于現在的20升,即相當于現在的26瓶葡萄酒換得涼州刺史之職,可見當時葡萄酒身價之高。

在盛唐時期,國力強大,經濟發達、文化繁榮。葡萄酒隨之逐漸盛行,經常出現于文人騷客的詩詞歌賦中。

大詩人劉禹錫在《葡萄歌》詩中寫道:“釀之成美酒,令人飲不足。為君持一斗,往去涼州牧。”

在唐代的葡萄酒詩歌中,最著名的莫過于王翰的《涼州詞》了。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鐵蹄錚錚,旌旗獵獵,精美絕倫的夜光杯盛滿了琥珀色的葡萄美酒,更加激發了將士馳騁疆場、保家衛國的壯志豪情,充滿了一往無前、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稕鲋菰~》被明朝王世貞成為“無瑕之璧”,作為千古絕唱載入中國乃至世界葡萄酒文化史。

北宋大詩人蘇軾是位美酒品鑒家,寫過《酒經》、《酒子賦》等,他在《老饕賦》中講到:“面對精美的菜肴,聽著美妙的樂曲,欣賞著仙女優美的舞姿,千萬別忘了‘引南海之玻璃,酌涼州之葡萄’,要用珍貴的南海玻璃斟上河西走廊葡萄美酒”,由此可見蘇東坡對河西走廊葡萄酒的評價之高。

元代葡萄種植面積之大、地域之廣、釀酒數量之巨,都是前所未有的。元世祖時任翰林侍讀的郝經在《葡萄》詩中寫到:“忽憶河隴秋,滿地無歇空。支離半空架,川草十里洞。......一排瑪瑙漿,傾注百千甕。詔賜琥珀心,雪盛瓶盡凍。”河隴,即今天的甘肅河西走廊地區。當時的河西走廊一望數十里的葡萄園,到了秋天,釀成的葡萄酒達“千百甕”的規模。

元代宋柏仁撰寫了《酒小吏》,記述了從春秋戰國到元代的歷代釀酒名家、各地及域外的所產名酒,共列出99種名酒,“魏征”、“翠濤”以及“西域葡萄酒”也在其中。葡萄酒的質量與葡萄品種有密切的關系:“葡萄皮薄著味美,皮厚者味苦”。葡萄酒經冷凍處理,可提高質量。“八風谷凍成之酒,終年不壞”。久藏的葡萄酒,“中有一塊,雖極寒,其余皆冰,獨此不冰,乃酒之靜夜也”。這類似于現代葡萄酒釀造工藝中以冷凍酒液來增加酒的穩定性的方法。

清朝,尤其是清末民國初期,由于西部的穩定,葡萄種植的品種不斷增加。據《清裨類鈔》中記載:“葡萄種類不一,自康熙時哈密等地咸錄版章,因悉得其種,植諸苑御”、“葡萄酒多為葡萄汁所制,外國輸入甚多,有數種,不去皮者色赤,為赤葡萄酒,能除腸中障害。去皮者色白微黃,為白葡萄酒,能助腸之運動。別有一種葡萄,產西班牙,糖分極多,其酒無色透明,謂之甜葡萄酒。最易病人,能令精神速復”。據《西域聞見錄》記載:“深秋葡萄熟,釀酒極佳,饒有風味”。

清代的張澍在《涼州葡萄酒》中講到:“涼州美酒說葡萄,過客傾囊質寶刀。不愿封候縣斗印,聊拼一醉臥亭”。

民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書法家于右任先生中《河西道中》提到:“山川不老英雄逝,環繞祁連幾戰場。莫道葡萄最甘美,冰天雪地軟而香”。

還有民國時期著名的新聞巨擘范長江在《中國的西北角》里這樣評價涼州葡萄酒:“他們(指傳教士)自己種有葡萄,自釀有極佳之葡萄酒,記者痛飲幾醉。記者如不到天主堂,幾錯過涼州之‘葡萄美酒’矣”。種種贊譽,俯拾皆是。

悠久的栽培與釀造歷史,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造就了河西走廊葡萄酒獨特的文化標簽,亦成為了為世人所熟知的一張靚麗名片??v觀從漢武帝時期至清末民初的2000多年,以涼州為核心的河西走廊葡萄酒,一直都聞名遐邇,盡享贊譽。她極大地豐富和發展了中華的民族文化,并成為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她真實地記載和再現了中國葡萄與葡萄酒產業的發展歷程,同時也有力地促進了我國葡萄酒事業——傳統民族產業的繁榮。

如今,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倡議的提出與實施,河西走廊也將回到歷史巔峰,再一次站在了中國文化對外交流的前沿。而源遠流長的絲路葡萄美酒也將成為重要文化媒介,搭建起更多中西交流的橋梁,為甘肅乃至西部經濟的發展騰飛增磚添瓦。

編輯:閆秀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河北葡萄酒大賽”獲獎產品推介暨頒獎典禮舉行
下一篇:中國葡萄和葡萄酒產業將獲益!煙臺欲制定《煙臺葡萄酒產區保護條例》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河南省体彩481走势图 北京快三一定牛形态图北京快三 买股票指数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适合长期价值投资股 山东11选五在哪里投注 吉林快三遗漏 8月11推荐湖北11选5 四川金七乐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