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深度 > 評論 > 正文

“甜蜜素”事件是一個教訓
2020-01-02 11:31:29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劉保建   

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應該偃旗息鼓了。

2019年12月25日晚,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產品專項抽檢結果稱,2019年12月24日至25日,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委托湖南省食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對長沙、株洲、湘潭市場上銷售的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相關產品進行專項抽檢,共計抽取30批次,涉及6家經銷單位。經檢驗,本次專項抽檢的30批次酒鬼酒產品均未檢出甜蜜素,符合標準要求。

與此同時,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了近3年全省白酒抽檢監測統計結果顯示,全國各級市場監管部門(含原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于2017年至2019年期間對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白酒抽檢監測總計64批次,其中2017年20批次,2018年18批次,2019年26批次,全部符合標準要求。

官方檢驗結果已出,2019年12月26日,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北京今雨軒公司送達了“投訴舉報不予受理告知書”。不過,今雨軒公司法人石磊表示“對結果不接受”,將會申請復議。因為在他看來,市面上銷售的酒鬼酒產品符合標準,并不代表他手里的5萬瓶老酒鬼酒不含有“甜蜜素”。

2019年12月20日前后,作為酒鬼酒原經銷商和供應商,石磊實名向媒體舉報,2012年向酒鬼酒公司購買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檢出甜蜜素。一石激起千尺浪。7年前遭遇“塑化劑”重傷的酒鬼酒又一次迎來“至暗時刻”,公司股價在12月23日一字跌停,“產品安全”再次拷問酒鬼酒。

甜蜜素是一種公眾熟知的食品生產中常用添加劑,也是一種常用甜味劑。作為食品添加劑,它被允許在配制酒中使用,最大限量為0.65 g/kg?!妒称诽砑觿┦褂脴藴省罚℅B 2760-2014)版顯示,“甜蜜素”不允許作為添加劑在白酒中使用。

我們放在一個獨立、公正的角度看,退一萬步講,假如真如該經銷商所說,他手里的2012年酒鬼酒產品,確實測定含有0.344 mg/kg的甜蜜素。那也是歷史原因造就,更何況2014年后酒鬼酒已經易主中糧,讓后來者的經營者接盤當年經營者的問題,似嫌勉強,也過于苛刻。中國食品工業協會黨委書記、副會長兼秘書長馬勇提到,單純從劑量上來說,該經銷商舉報的這個批次的“老酒鬼酒”對安全沒有太大影響。如果按照配制酒中甜蜜素最大使用量0.65g/kg來計算,該經銷商的檢測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44 mg/kg,和配制酒相比,兩者相差近兩千倍,對人體健康不構成影響。

對此,酒鬼酒反應激烈,連續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嚴禁添加甜蜜素,也從未采購過甜蜜素,酒鬼酒生產銷售的所有產品均經過嚴格檢測,并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近年來,酒鬼酒產品經國家及地方各級食品安全監督抽檢,合格率100%。正當我們繼續關注“甜蜜素”的時候,這個事情的發展出現了撲朔迷離的一面。從石磊的聲明和酒鬼酒公告中能看見,雙方作為曾經的合作者,在利益上有著較大的糾纏。有更大的爆料顯示,“甜蜜素”事件的出現,根源在于該經銷商與酒鬼酒公司在有關知識產權糾紛和商品供應方面存在商業糾紛。

有利益糾紛,應該想辦法解決,不應該拿酒鬼酒產品問題放大給市場看,讓對方難看,中傷品牌。在被“甜蜜素”恐慌放大的背景中,廠商都是輸家。它不但展示了酒企和經銷商非常難看的一面,也一度讓消費者將“甜蜜素”與整個白酒行業產生微妙的聯想。

幸好,“甜蜜素”不是“塑化劑”;幸好,有中糧撐腰的酒鬼酒不惜“硬剛”,挺住了這個局面;也幸好,來自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官方公告,讓消費酒鬼酒和白酒的人放了心。

這是一個該被記住的教訓。

編輯:閆秀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上海宣言》引領老酒市場健康發展
下一篇:從“用心”到“用良心”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