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產業 > 啤酒 > 正文

澳洲大麥加稅,國產啤酒漲價在即?
2020-05-30 08:42:04   來源:《華夏酒報》/中國酒業新聞網   作者:首席記者 楊孟涵   

5月18日,商務部發布2020年第14號和第15號公告,宣布裁定原產于澳大利亞的進口大麥存在傾銷和補貼,國內產業受到了實質性損害?;诖?,決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對上述產品征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反傾銷稅率為73.6%,反補貼稅率為6.9%,征收期限為5年。

作為中國啤酒大麥最為重要的來源國,澳大利亞一直在中國啤酒業的發展中占據重要位置。此番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的推出,無疑大大提高了澳洲啤酒大麥的進口成本。

那么這一紙政令,對中國啤酒業究竟影響幾何,會直接推高國產啤酒的價格嗎?

01

對澳洲大麥依賴度高

商務部的裁定讓此前一直進行的反傾銷調查塵埃落定,對其加征的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更是引發業界巨大的反響。做出這一調查結論與決定,與自2018年就開始的、針對澳洲進口大麥的雙反調查有關。當年10月9日,中國國際商會就向商務部提交了澳大利亞大麥反傾銷調查申請。

這項調查申請的背景是,澳洲進口大麥在我國整體進口額中占比最大,而澳洲對于出口至中國的大麥有著“量增價跌”的現象,嚴重沖擊到了我國本土的大麥種植產業。據統計,我國從澳洲進口的大麥數量由2014年的387.71萬噸增至2017年的648.04萬噸,大幅增長67.14%;進口價格則由2014年的每噸288.72美元下降至2017年的每噸198.05美元,降幅超過31%。

這樣產生的后果是,中國啤酒產業對澳洲大麥的依賴度日益提高,而國內大麥種植業則日益萎縮。據統計,2017年中國國內大麥種植面積減少了約14%。

2018年數據顯示,我國從澳大利亞進口啤酒大麥約為417.8萬噸,約占我國啤酒行業使用啤酒大麥的59%。這就意味著,國內啤酒約60%的原料來源于澳大利亞。正是基于這樣的調查結果,我國商務部裁定原產于澳大利亞的進口大麥存在傾銷和補貼,國內產業受到了實質損害,且傾銷和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根據商務部的建議決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對原產于澳大利亞的進口大麥征收反傾銷稅?!豆妗吠瑫r披露了澳大利亞主要進口商名單,包括伊魯卡信托(The Iluka Trust)、卡爾根諾米尼斯有限公司(Kalgan Nominees Pty. Ltd.)、JW & JI麥克唐納家族合伙(JW & JI Mcdonald & Sons)、麥稈田公司(Haycroft Enterprises)等企業。

《公告》中對于征收反傾銷稅的方法進行了具體規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5年內,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產于澳大利亞的大麥時,應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繳納相應的反傾銷稅。

反傾銷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從價計征,計算公式為:反傾銷稅額=海關完稅價格×反傾銷稅稅率。進口環節增值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加上關稅和反傾銷稅作為計稅價格從價計征。對最終反傾銷措施實施之日前進口的原產于澳大利亞的進口大麥不追溯征收反傾銷稅。

02

漲價在即?尚有緩沖

對澳洲大麥加征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已成定局,那么國內啤酒行業會不會就此漲價?

酒業營銷專家方剛認為,大麥采購成本在啤酒生產成本中的平均占比為10%左右,意味著每噸大麥價格上漲1%,每千升啤酒生產成本將會提高約2.9元。

與此同時,方剛也坦承,這個計算方法尚待商榷,因為還有其他因素。

若按照這樣一個方式來計算的話,每千升成本提高2.9元,則分攤到每一瓶啤酒中,其零售單價上升不會太多。

不過,這只是預估,能否真正影響到今年的啤酒成品價格,還有其他因素——啤酒的生產周期。實際上,按照業內的預估,很多啤酒企業的原料訂單早在一季度已經完成,而相關的反傾銷稅與反補貼稅的征收,要從5月份才正式開始,這中間有一個緩沖期。

有專家認為,即便原料成本提升,對于成品的價格影響也會有一定的滯后性,現在大部分啤酒企業第二季度的原料應該沒問題,就是三季度的原料成本會增加一點,但總成本漲不了很多。

酒業專家方剛也認為,原料提升對生產端的影響不會在今年內顯現出來。

珠江啤酒在應對外界的詢問時,給予了這樣的回復——公司二季度的麥芽采購價已經確定了,三季度、四季度有框架性的鎖定。從長期來看,全球的大麥供應是非常充足的。在供應非常充足的情況下,以前中國主要用澳大利亞麥芽,可能要改成用加拿大的或是法國的麥芽,是供求結構的重新組合,中國采購大麥的成本應該會上漲,但是比例不是特別大。同時,今年包材等成本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因此整體成本壓力不大。

實際上,有觀點認為,自從商務部2018年開啟反傾銷調查以來,很多酒類廠商已做好相應準備,并在這之前增加了大麥訂單。也有業界人士認為,影響終端銷售價格的因素很多,譬如在疫情尚未徹底褪去的情況下,預計今夏的啤酒需求量會相應減少,在這樣的情況下,生產企業對原料的需求不會增多(2020年1~4月,全國規模以上啤酒企業總產量下降22.58%),原有的訂單或已滿足需求,因此澳洲大麥進口價格提升對啤酒業的價格影響會滯后顯現。

03

原料來源多元化給了“非看漲派”理據支撐

原料來源的多元化,也讓“非看漲派”多了理據支撐。

業內認為,早在2018年對澳洲大麥展開雙反調查之時,國內啤酒企業已經開始考慮原料來源多元化的問題,從2018年開始,我國大麥進口多元化加強。澳大利亞大麥進口量開始呈現下降趨勢,當年進口量從2017年的73.1%下降近10個百分點,而同期其他主要進口國如加拿大、法國等均呈現不同程度的增長。到了2019年,由于干旱等原因,澳對華大麥出口額下降至6億澳元(27.66億人民幣)。

據中國海關數據,中國大麥進口市場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亞、加拿大和法國。自1996年開始,從上述3個國家的大麥進口量占中國大麥進口總量的比重高于95%,其中澳大利亞是我國最大的大麥進口來源國,進口比重大多數年份都高于50%,且2011年起一直高于70%。相關統計顯示,世界上主要大麥產出國除了澳大利亞外,還有多個國家。2019年數據顯示,歐盟和俄羅斯產量最高,分別占據全球大麥產量的40.7%和13.06%。巴西、阿根廷、烏克蘭是重要的大麥生產國加出口國。此外,烏克蘭、阿爾及利亞、加拿大均是重要的大麥出口國家。

海關總署今年5月14日發布2020年第65號公告稱,根據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與美利堅合眾國農業部關于美國大麥輸華植物檢疫要求議定書》規定,自本公告發布之日起,允許符合相關要求的美國大麥進口。這意味著,作為重要的農業生產國,美國有望成為我國大麥的供給地之一。

除了進口來源的多元化以外,提高國產原料的占比也成為支撐國內啤酒業的重要決策。目前我國大麥年產量約為150萬噸,實際進入啤酒制麥環節的僅約50萬噸,與進口規模相比,有較大增長空間。業內專家認為,在雙反調查裁定后,相信國家對國內大麥種植業會有相關鼓勵與扶持政策,以適應國內啤酒業高速發展的需求。

編輯:牟李杰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啤酒這場“決戰”怎么打?
下一篇:最后一頁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河南十一选五在线走势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全国股票微信群二维码平台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基本 安卓 急速赛车 手机版急速赛车 上海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跨度号码 股票入门知识教程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