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深度 > 關注 > 正文

看酒業江湖的新“朱張”
2020-08-05 10:18:41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張瑜宸   

江湖,本就不缺俠之大義、仁者無敵的英雄人物。而高手出招,未必就要血雨腥風,招招致命,也可以四兩撥千斤,伐謀誅心。在風起云涌、各路勢力交替崛起的酒業江湖上,總有一些新聲音,提出一股新主張,在喜樂哀愁間,揮手自茲去。

說到葡萄酒江湖,似乎無人不曉西鴿。這位扎根西北的后起之秀,用不到兩年的時間在鴿子湖畔建起一座酒莊。今年4月19日,一場“谷雨會議”過后,莊主張言志在一個月的時間里簽約高達2.99億元。

就在別人羨慕不已的時候,白酒界的老友“新貴”——貴州醇也在同一時間將“改嫁”過后的全新產品推向市場。新任董事長兼總經理朱偉更是在35天內,累計簽下年度銷售任務5000萬及以上的8家經銷商。

一紅一白,一北一南,看似不搭界,卻都出手不凡。

《華夏酒報》記者都曾專訪過兩位企業掌舵人。不得不說,年歲相仿的他們,人生起點都頗高,而處事之道又幾近相似,在儒雅的外表下都裹藏著一顆“離經叛道”的心。讓記者不禁想起金庸筆下的“北喬峰”與“南慕容”——一個集眾家之所長,一個善借力打力。

深種厚播

在《天龍八部》中,論實力,膽略過人、心胸寬廣、處事豪邁的喬峰絕對算得上頂尖高手之一,不僅師從少林高僧和丐幫幫主,還練就了降龍十八掌等多門武功絕學,足見其天資卓絕,加上勤學苦練,年紀輕輕便崛起江湖,執掌丐幫。

翻看張言志以往的人生經歷,也可以說是師出名門,少壯成名:本科畢業于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葡萄酒學院,又在法國波爾多二大葡萄酒學院取得法國國家釀酒師文憑和葡萄酒經濟管理碩士文憑;不僅師從現代白葡萄酒工藝之父Denis Dubourdieu,還曾供職于法國波美侯名莊——柏圖斯。35歲以前的張言志,行走在波爾多各名莊間,感受著多重葡萄酒文化、釀造及商業環境的碰撞與融合。直到2011年,他決定回國,開始打造屬于自己的葡萄酒商業帝國——創建北京酒易酩莊酒業有限公司。

在之后的5年里,張言志和其團隊把一個全新的法國品牌羅納皇冠,打造成中國進口酒市場十大品牌;讓中國成為南非酒王“戈藍酒莊”全球第一出口市場,并創下奔富MAX上市15天銷售2000萬的奇跡……

“大品牌戰略”讓酒易酩莊從名不見經傳的葡萄酒銷售公司在2016年邁進“億元”俱樂部。也正是這一年,張言志首次參加全國春季糖酒會并立下flag:“我們是行業新兵,沒有名,但大家以后一定會記住我們,因為我們一定會變得很有名。”

時間從來不會辜負努力付出的人。

2019年4月25日,國際權威酒業媒體The Drinks Business發布了一篇題為《西鴿酒莊是中國的奔富嗎?》的報道。文章中,又多了一個新身份的西鴿酒莊莊主張言志坦言:“我們會比奔富更好。”一時間,西鴿、張言志猶如平地一聲雷,名聲大噪。

三年前的豪言壯語成為現實,但仍是壯年的張言志卻早已白發重生。對此,張言志說,最起碼可以自豪地對孩子說,她爸爸的頭發都是為中國葡萄酒事業而白的。

今年2月14日,朱偉致白酒行業的一封公開信“火”了。但其實在另外一個社交媒體平臺上,還有一封公開信出自張言志,全文僅500多字,是寫給合作伙伴的。

在信中,他用竹子的生長來描述西鴿的發展:“每經歷一次逆境就會形成一個竹節,而竹節越多,生命力越強。”言之鑿鑿、情之切切的文字中,難掩張言志的情懷——釀一瓶寧夏風土的好葡萄酒。他祈禱在團隊和經銷商的共同努力下,西鴿能長出漂亮的“小竹節”。從目前的銷售業績來看,一切正朝著持續向好的方向發展。

不瘋魔,不成活

與喬峰齊名的慕容復,出身皇室姑蘇慕容世家,不僅面如冠玉、機警多智,還擅長反轉勁力的“斗轉星移”。但他一生都背負著“復國”的重任,先是要殺喬峰博名頭好招兵買馬,后來又想做西夏駙馬,不惜把青梅竹馬的表妹推進了枯井。最后又認段延慶為父,妄想借助大理的力量圓他的皇帝夢……瘋狂執念的背后,是早已“入魔”。

盡管眾叛親離的結局注定他復國夢的破碎,但金庸卻成全慕容復活了下來。

從昔日與茅臺比肩的“濃香大王”,到如今年年虧損的地方酒廠,貴州醇到底怎樣才能在競爭灼熱化的白酒江湖里“活”下來?朱偉用行動告訴大家,不瘋魔,不成活!

在今年情人節當天,多家媒體平臺同時發布《致白酒行業的一封公開信》。洋洋灑灑5000字,激情澎湃地描繪了一個3年銷售40億、5年內上市、10年打造成市值2000億酒業集團的宏大夢想。

朱偉甚至用自家園中扎根多年的矮小薔薇來比喻有些沒落的貴州醇。“做好除草、松土、施肥、澆水工作,小薔薇也可以開出繁花,長成大樹。根深的植物不可小看,根深的企業也不可小看——這就是貴州醇。”朱偉寫道。

對于走過68年風雨的貴州醇來說,的確可以稱得上是根深的植物。但根深一定就會枝繁葉茂嗎?

自2012年,維維股份以3.57億元對貴州醇酒業進行股權投資后,7年間,累計虧損3.16億元。虧損的“現實”,與今年下半年就要實施A輪融資,增資擴股的“夢想”相比,到底哪個會更骨感?不禁有人質疑貴州醇的“三部進化曲”會不會只是朱偉一個人的“狂歡”……

此后,朱偉以《貴州醇發展手記》的形式持續自我報道,并在直播中豪言“未來沒有省酒,因為省酒沒有未來。”從公開內部營銷會議到發表《六評“年份酒”》系列長文,再開設《老酒雜談》小品文到最終上市5款100%真年份老酒,一系列不按套路出牌的營銷模式和大膽、自信又犀利的言論,讓貴州醇、朱偉瞬間成為酒業新晉大IP并成功吸引了眾多酒業人士的加盟和關注。

6月13日,朱偉在社交平臺上發布消息稱,貴州醇已扭轉此前8年虧損3億元的局面,5月不僅扭虧為盈,若計入預收款因素,實際盈利預計達到2000萬元左右。

相比2000億市值的大目標,2000萬的盈利著實微不足道,但不破不立,不止不行。在一系列看似“瘋狂”的創新模式帶動下,貴州醇已啟程回歸。

清朝名臣曾國藩曾說:“天下事,在局外吶喊議論,總是無益,必須躬身入局,挺膺負責,方有成事之可冀。”

對于張言志來說,唯一能卸下枷鎖的方式就是不斷地折騰和持續的幻想。然后,在各種折騰中尋到真正的自己,慶幸的是,他找到了。而對朱偉而言,“雖耀俗眸,終未遠到”的觸動或將伴隨其一生。因為他和貴州醇的同行,才剛剛開始。

但誰也無法不動容,因為他們心里有火,眼里有光。踏著荊棘,即便有淚也不是悲涼。

編輯:施紅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開線上展先河,糖酒會交上滿意答卷
下一篇:最后一頁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号码 安徽福彩25选5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七稳赚组合 海南4+1app 超级大乐透今晚开奖号码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 浙江11选五哪个平台有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 军工b股票行情走势 北京pk赛车三码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