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業新聞網

華夏酒報官方網站

首頁 > 深度 > 關注 > 正文

寧夏產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20-07-29 09:31:49   來源:《華夏酒報》   作者:張瑜宸   

盡管寧夏葡萄酒在國際上已經斬獲很多的榮譽,但光鮮亮麗的成績單背后,也有不少專家對其發展表示了擔憂,目前,國產葡萄酒量額雙降,擴大規模生產,是否有?,F在的產業發展和行業發展的特性?

警惕“大躍進”式的發展

據銀川市人民政府網站最新公開的資料顯示,目前,銀川市葡萄酒產業發展還存在一定的問題。如西夏區范圍內土地承包合同因為歷史原因層層轉包,建設用地征收困難;產區存在圈而不建或建而緩慢的問題;產業結構調整涉及土地優化整合,需要全市各相關部門聯合行動,目前整合進度緩慢。

據77歲的寧夏賀蘭晴雪酒莊聯合創始人王奉玉介紹,當初在申報賀蘭山東麓國家原產地地理標志時,規劃的葡萄種植面積為200萬畝。近些年,為實行賀蘭山生態保護,海拔1150米等高線以上的土地已全面關停所有工礦企業,并進行生態治理。

“算筆細賬,產區內可利用的面積在100萬畝。但是,部分土地因為水資源限制無法開發,還有部分土地‘名花有主’。”王奉玉說,如果把葡萄產業作為寧夏主導產業,必須出臺合理的政策,引導土地向有效利用方流動。

據統計,截至2019年底,寧夏葡萄種植面積達到57萬畝,加上今年一季度擴建的31808畝葡萄基地,可利用的土地種植面積還有不到40萬畝。在土地資源的挖潛上,王奉玉建議要特別重視農墾系統沿山各農場正開發的洪積扇土地。

此外,從葡萄栽培上看,賀蘭山東麓降雨量少,病蟲害發生率低,有利于葡萄的有機生長。同時,葡萄成熟季節晝夜溫差大,促使果實中糖分和香味物質的集聚。但是,寧夏產區也存在著土壤瘠薄、凍害發生頻繁等不利因素。

今年4月11日以來,受冷空氣影響,寧夏部分地區出現持續霜凍天氣。

據寧夏賀蘭山東麓葡萄產業園區管委會下發《關于2020年寧夏產區釀酒葡萄晚霜凍害情況調查及補救措施的通知》顯示,此次遭受嚴重凍害的葡萄園共計25萬畝,包括吳忠市12.6萬畝,銀川市8萬畝左右,農墾集團4萬畝左右。

采訪中,不少酒莊透露,自己種植的葡萄受災面積將近一半,損失慘重。由于大部分酒莊的葡萄種植面積都較大,根本來不及做全覆蓋的防災措施。

同時,產區還存在基礎配套設施跟不上的問題,如酒莊的采暖、移動通信、防洪、黃河水灌溉等方面還存在不完善的地方。

6月初,習近平總書記在寧夏考察時,對賀蘭山生態環境保護十分關心。

他指出,賀蘭山是我國重要自然地理分界線和西北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維系著西北至黃淮地區氣候分布和生態格局,守護著西北、華北生態安全。要加強頂層設計,狠抓責任落實,強化監督檢查,堅決保護好賀蘭山生態。

賀蘭山東麓的水供給非常困難,已成為寧夏葡萄產業發展的首要瓶頸。實驗證明,采取滴灌,每畝葡萄園250方水,萬畝葡萄園就需要250萬方水,在黃河水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無論是新建、擴建的葡萄園、酒莊,都要在種植結構上調整合理用水,挖掘潛力研究對策。

“水的開發利用不能摸著石頭過河,要審時度勢,早做規劃,對種植區洪積水、淺層水、黃河水、生態用水做定性、定量、評估,早做預案,有備無患。”王奉玉說到。

葡萄酒性價比有待提升

堅持“小酒莊大產業”的發展模式,雖然讓寧夏產區走出了一條具有國際化、高端化、品牌化的葡萄酒發展之路,但酒莊總體規模偏小,缺乏營銷隊伍,加上高成本,致使寧夏葡萄酒在與國內外巨頭同臺競爭時,市場性價比相對較弱。

“寧夏葡萄酒本身出廠的定價就高,如果再經過經銷商、批發商和零售商的層層加價,就更加劇了寧夏葡萄酒的優勢缺失問題。”國際葡萄酒與烈酒作家和記者協會成員李燕萍感嘆道,“雙高”是此行中感受最深的詞,即寧夏的葡萄酒整體質量高、價格高!

在李燕萍看來,同樣價格的寧夏葡萄酒,在與國外進口酒同臺競爭時,基本沒有優勢。同等質量下,國內消費者的心理預期是國產酒價格理應更便宜。

“因為酒是本土種植、釀造,又沒有關稅與國際運費。”她表示,消費者并不會考慮稅負、人工以及酒莊總體的規模等問題。

對此,葡萄酒行業觀察家、評論家董樹國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

他指出,價位高和把價位高說成是成本高而完全推給土地性質、未劃規農業、甚至埋土過冬人工成本,以及其他的稅收等等,這是不對的,尤其是獲了獎的產品價格定的高也是事實。

“當然,這也存在一個獲獎心態的問題。認為自己的酒好像自己孩子一樣,賣的便宜了覺得心疼。獲獎究竟是這個產品獲了獎,還是這個酒莊整體獲了獎?這在宣傳上也要講清楚,不要誤導消費者。所以,當品質高,價格更高的時候,價格也能毀掉這個品質高的市場。”董樹國說道,定價策略其實就是定位策略、營銷策略,甚至是消費終端的目標群體定位策略。

“一個企業也好,品牌也罷,可以說,一個產品的定價關系到這個產品的生死。”董樹國表示,在高品質的情況下,價格怎么趨于市場合理化,可以對標進口酒同等價格的試試,這是寧夏葡萄酒產業相關管理部門和企業需要思考的問題。

顯然,產區政府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銀川市葡萄酒產業發展服務中心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工作總結就指出,未來要堅持系列化生產,不斷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市場競爭力。

對此,和君咨詢高級合伙人、酒水事業部總經理李振江建議,新建酒莊要先具備一定的銷售能力,將資金占比更多地傾向于渠道建設、品牌運營和營銷隊伍培養。

“需要從一產到二產、二產到三產,在三個產業融合發展的過程中,完成土地改造、節能減排、大幅降低生產成本等來實現規?;?。”李振江說道。

“特別是現階段任何行業的品牌建設已經不分線上線下,媒介都互聯網化了,馬上都5G了,國產葡萄酒還停留在3G時代無法自拔,個人覺得是因為沒有擁抱互聯網,沒有擁抱年輕消費者市場。70后85前喝進口,喝名莊;90后95后在互聯網上高喊國貨之光,但是這部分重要的群體在寧夏乃至整個國內葡萄酒產區都沒人重視,酒莊最關鍵的短板還是沒有跟上時代的節奏!”深圳跨境翼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深圳佰思兔電商有限公司董事長魏杰表示,寧夏的酒“貴”的標簽要重新審視一下,因為線下橫向來看,進口酒實際上更貴一些,電商又是寧夏產區的弱勢,酒莊基本上沒有電商基因,酒莊品牌推廣的能力也非常有限。

今年2月,世界知名酒評家發表了題為《是時候從新的角度來看待中國葡萄酒了》的文章。

文章中寫到:寧夏當地的政府和生產商已花費數十萬美元通過釀酒比賽、咨詢釀酒師和葡萄酒大師以及其他營銷活動來促進產區發展。

但是,我們發現許多葡萄酒都存在過熟和過分萃取的問題,我們疑惑為何它以中國最好產區而知名?目前看來,將任何產區稱為目前最好的葡萄酒產區都還為時過早。

編輯:王玉秋

weixn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寧夏:把葡萄酒打造成千億級產業
下一篇:寧夏會成為下一個“納帕”嗎?

目前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股票融资费用包括哪些 时时彩票网站手机版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广东快乐十分秘籍 000001上证指数 上海时时乐 开奖今天 股票最后几分钟涨停 河南快三彩票网站 陕西11选5号码推荐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